科技文教内页广告

多国疫情反弹,全球确诊过1000万!我们距离用上新冠疫苗还有多远?

发布时间:2020-06-29 发布者:锡兰华文报

▲ 中国工程院院士 王军志   中新社记者 张兴龙 摄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都期盼着疫苗能早日问世、量产使用。


在防疫工作相对神秘的实验室里,各国研究人员争分夺秒,只为新冠疫苗研发成功这一共同目标。


现在,疫苗研发进展如何?距离用上新冠疫苗还有多远?


中美领头 多国并进

“它们是全球疫苗研发过程当中速度最快的。”今年4月初,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会长宋瑞霖作出判断:中美在疫苗研发中走在了前面。


原因在于,当时全球至少有几十家机构正在研发与新冠病毒相关的疫苗,但截至3月底获得监管当局批准开展正式临床试验的只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医学研究院生物工程研究所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转眼到6月,中美仍是全球疫苗研发进程中的领头羊。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近日指出,目前在疫苗研发领域,中国与美国是比较领先的,进入了二期和三期临床研究。


联防联控机制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副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军志在接受采访时称,中国现在已有5个疫苗获得批准,其中3个疫苗已经完成了二期临床试验,一期主要是验证疫苗安全性,二期则是观察免疫原性和安全性指标。


其中在疫苗有效性方面,国药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二期临床试验揭盲结果显示,按照两针间隔28天程序接种两剂后中和抗体阳转率达100%。


最新消息是6月23日晚,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正式宣布其研发的新冠灭活疫苗即将在阿联酋开始国际临床Ⅲ期研究。


美国疫苗公司与科研机构,在疫苗研发进度上,与中国几乎保持一致。


美国疫苗研究中心与莫德纳公司研制的信使核糖核酸疫苗,将在7月开始三期临床试验。


美国琼森公司的新冠疫苗,也将于9月开展三期临床试验。


与此同时,疫苗研发多国并进。


6月16日,法国医药巨头赛诺菲宣布将投入6.1亿欧元用于在法国的新冠疫苗研发工作,其中5亿欧元用于新建疫苗生产基地,1.1亿欧元用于建立研发中心。


6月18日,俄罗斯开始进行新冠病毒疫苗临床实验。实验将在莫斯科国立谢切诺夫第一医科大学和俄罗斯布尔坚科军事临床总医院进行。


6月23日,南非金山大学在线上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南非将从近日起开始开展非洲大陆首个新冠疫苗临床试验。


6月24日,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科研团队对外界公布,其研发的新冠疫苗于当日开始对志愿者接种。这是继英国牛津大学研发疫苗AZD1222在4月进入人体试验阶段后,又一进入该阶段的新冠疫苗。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教授罗宾·沙托克(Robin Shattock)表示,该疫苗完成了前一阶段动物试验。试验结果表明该疫苗是安全的,并能引发有效的免疫反应。未来几周将有大约300位志愿者接种该疫苗。下一阶段人体试验计划在10月进行,接种人员规模将扩大至6000人。


今年能用上疫苗吗?


如上文所述,在疫苗的研发进程中,三个阶段的试验必不可少,目前进展最快的疫苗研发项目正是进入到三期试验。


第三阶段试验,是疫苗成功研发量产前的最后一个阶段。


王军志表示,三期临床验证,主要观察在流行的人群中,流行的区域中,观察疫苗是否能够防止人感染,保护率有多少,完成三期才是疫苗最终研发成功最为关键的要素。


张文宏则指出,因为国内疫情控制较好,中国已经没有机会在国内开展三期临床研究,中国必须在现在疫情还在暴发的一些国家开展研究。


以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新冠灭活疫苗在阿联酋开始国际临床Ⅲ期研究为例,这是中国原创的疫苗首次在国际上开展Ⅲ期临床研究,是中国新冠疫苗在海外开展的第一个临床试验,开启了新冠疫苗国际合作新篇章。


国药集团董事长刘敬桢透露,相信三期临床试验半年左右会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


“我认为我们最早可能会在今年年底或明年上半年推出疫苗。”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认为,从时间点上看,以最快的速度开展三期临床研究,最早也要到年底才能结束,如果算上疫苗扩大再生产的时间,可能疫苗面世最快的时间是明年上半年。


疫苗有没有可能提前投入使用呢?王军志院士表示,如果出现特别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可以启动疫苗的紧急使用。


张文宏也说:“最近国际上很多专家提出,是不是在不经过三期临床研究基础上,就可以对一些疫情高发地区开展紧急使用许可,世卫组织会就此进行统一的协调和安排。”


在欧洲也有一条相似的疫苗时间线可供参考。


德国联邦卫生部6月13日表示,德国已同法国、意大利、荷兰一道与全球性生物制药企业阿斯利康签署了预先购买至少三亿支新冠病毒疫苗的合约。


德国联邦卫生部预计,在最好情况下,新冠病毒疫苗有可能在今年年底前完成研发。


据悉,上述四国订购的疫苗是牛津大学正在研发中的AZD1222,阿斯利康获得授权生产。


这款疫苗目前正在开展大规模测试。德媒在报道中指出,上述四国与阿斯利康签订的疫苗订单规模不少于三亿支,最高可达四亿支。尽管签约的为德法意荷四国,但所有欧盟成员国都可通过这一协议获取疫苗,届时预计将按照人口规模进行分配。


“疫苗研制一定要把安全性、有效性以及可及性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 中国科学技术部部长王志刚指出,从科学研究上讲,疫苗研制一般要经过病毒分离、实验室疫苗构建、细胞试验、动物试验、临床研究,规模化生产后,经药监部门注册批准才能上市应用。


自力更生不是孤立

在疫情未结束,挑战依旧严峻的形势下,疫苗是抵御病毒侵袭的有力盾牌。


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看来,各国在研发疫苗进程中表现出的自力更生并不意味着孤立起来,他强调各国必须继续共同努力研发新冠疫苗,并反对任何形式的拒绝提供疫苗的行为,指出欠发达国家无法获得新冠疫苗是不可接受的。


王志刚称,各国都把研制疫苗摆在抗击新冠肺炎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但疫苗研制是一个非常严谨、非常复杂的科学活动,难度非常大,周期也很长,同时因为它是科学研究,也具有很大的挑战性和不确定性。


中国官方已作出承诺,待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把其作为全球公共产品。“这起到示范作用。”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表示,迄今为止,还没有其他国家做出类似承诺。中国在疫苗方面的积极表态,对部分公共卫生治理能力较弱、没有能力研制疫苗的国家意义重大。


面对疫苗研发,要有底线思维。无论疫苗能否研发成功、产量如何、副作用如何、疗效如何,在现阶段对上述问题都不是绝对清楚的情况下,必须要遵从现在的防疫策略。


张文宏直言:“我们通过强化公共卫生体系,我们把疫情控制在目前这个水平,控制在极低的可控水平,保证经济继续运行。但是全球经济的重启和全面的放开化,还得等待疫苗。”


热门话题更多>>

瑜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