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时尚内页

医疗有恙 病在哪里?

发布时间:2020-03-10 发布者:锡兰华文报/笑海拾山

——对大疫前后的医事顾望之三


时珍可忆草为本(笑海拾山摄)


一、医疗有恙


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医院永远是城市的亮点。光鲜的楼房,精密的仪器,比肩接踵的病员,匆匆如蚁的人群,言必称国际的诊疗和药械……这不就是一副现代化的模样吗?如果说这就是医疗现代化所追求的目标,那么这一目标在中国已经实现。


我们已经习惯了医院的繁荣和繁华,满足着医疗的现代化体验。岁月如是,岁月静好。似乎一切对医院和医疗的质疑和批评,都是矫情造作无病呻吟。但我还是要说:医疗已有恙。优质医疗资源和巨量财富向医院,特别是向高等级医院的高度集中,正把中国医疗卫生事业推向两极失衡的畸形狂奔的境地。具体表现在:


城乡医疗的两极分化;


医疗人群的两极失衡;


预防和医疗的前失后重;


西医和中医的前盛后衰;


医疗手段的单一固化;


财政和患者的负担加重;


产业化和利益团体的利益绑架;


尤其令人不安的是,中国人的恶性疾病和慢性疾病在上升。


二、数据说话


1、基层基础


2018年全国诊疗81.1亿人次。其中,在最大人口群体的乡村和基层,乡镇和社区门诊19.2亿人次,占23.1%。村级诊疗16.7亿人次,还减少了1.2亿人次。这与人口基数不成比例的比例,说明什么?基层作为医疗卫生的重点和基础,已经被弱化了。


2、财政和个人负担


2018年全国医疗总费用57998.3亿元。其中财政支出16390.7亿元。个人支出16662.9亿元。总费人数均4148元。住院治疗25432万人次,平均每人每次住院费9291元。分别占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9251元的23.67%、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4617的63.56%。


3、不同群体的受益比重


2018年全国医保总收入21384亿元,参保人数134459万人(13.44亿人),参保率95%。这说明,医保基本覆盖了广大城市农村。当年医保总支出17822亿元。其中城镇职工支出12100亿元,人均3313元。城乡居民支出10613亿元(含农民),人均费用1183元。


4、疾病预防


到现在已至少有30年,没有看到有哪个地方有组织的疾病预防行动了。


5、慢性和恶性疾病


从1949年到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年人均寿命从35岁提高到了70岁。到2019年年,人均寿命提高到了77岁。这是一个伟大的进步。而一份中国人健康大数据报告显示:过去十年,全国新增慢性病例接近两倍,心脏病、恶性肿瘤病例增加了近一倍。目前,高血压病患者2.7亿人,糖尿病患者9240万人,心脑病患者2.9亿人。(多数人是多病共生)。全国每年用于心脑血管病治疗费用3000亿元。心脑病死亡人数中,农村占45.01%,城市占42.61%。


三、病恙根源


1、市场化理论。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市场化的理论深入人心。在医疗领域有两个论断:医药也是商品,是特殊的商品,是商品就要遵循市场化规律;医疗也是一种供求,既然是供求矛盾,就需要市场去解决,走市场化的路子。应该说,在当时财政和医疗基础薄弱的情况下,医疗医药的市场化确实为解决医疗医药供求矛盾做出了贡献。但是市场化就是以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因而随着市场化成为迷拜、市场化实践的驾轻就熟,医疗与医疗救死扶伤的本义渐行渐远。


2、产业化的操作。


有市场化理论引导,医疗产业化浮出水面。在行政和市场这两只手的合力推动下,中国医疗步入了资本和利益相结合的快车道。三甲医院不断扩张,医疗集团崛起,不少公立医院被拍卖,民营医疗兴盛。至2018年全国公立医院12032家,民营医院是20977家。

市场化产业化使得中国的医疗俨然资本与暴利的盛涎。相比之下,中医由于利益微薄或者无利可图,便迅速衰弱了。

在医院,我们经常碰到这样的情形:医生问患者,是公费还是自费?是商人还是农民?药和药械用进口的还是国产的?让人感觉患者已不是人,而是待价而沽的商品。医院和医疗机构似乎已成为庞大而疯狂的赚钱机器。


3、假借科学和科学家的名义。


每一次高价药品和天价药械的出世,都有高端先进的名义和专家的身影。


比如心血管支架手术(PCl)。专家说,这是最便捷最高效的心血管病治疗方式。于是在中国大陆地区,仅2017年就完成PCl手术753142次。使用支架110万枚。支架及其手术费,每枚约计3.5万元,年计费用385亿元。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产业。专家还说,美国每百万人接受支架手术3135例,日本为2047例,中国只有532例。中国人的接受程度还远远不够。


然而中国如果按美国每百万人3135例为参照,光手术费,还不要了中国百姓和中国财政的老命。


而一枚支架仅仅20到50毫克。它的成本到底是多少呢?虚拟了多少暴利?天肯定不知道。只有去问业内人士和专家了。


在这个崇尚科学和科学家的时代,科学家的威力有多大?在大疫面前体现得极其充分:一言可开市,一言可封城;一言可激素疗法,一言可中医治疗……千千万万人的世界和生命就在这一言啊!


去年夏天,我们想去拜访一位新晋医学院士。答复说,院士去主持学科交流年会了。这个学科年会有多少人呢?6万人!6万人可撑起这个医学专科的整个中国!这是一个多么令人畏惧的力量。


4、人道的遗失。


中国医疗所出现的问题,说到底是医疗事业的价值取向问题。中国医疗这样一个庞大的事业,立医是为了谁?


毛主席反复强调:人民的医疗。一切为了人民的健康。他说: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中国医学的先祖们,早就把救民于治国紧密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中国医疗崇高而伟大的情怀。我们闷心自问:我们还有多少人想起这些先哲们的教诲来呢?


有哪家医院敢于坦坦荡荡的表示:我这医院就是以医好病人为目标,治愈率或者生存率是多少?敢吗!


生老病死是生命的基本形态,是社会保障最基本的底线。拿大众的生命底线去赚钱,那就是强盗!


四、平民记忆


有一年春节刚过的正月初九,我随新影的同志去深山里拍摄。一路冰瀑随行,非常寒冷。但在农民家里,取暖的就只有一只很小的木炭火盆,散发着微微暖意。村里没有医生没有药,虽然村头挂着医务室的牌子。


有病去哪里看呢?


不去看。看不起。“一个感冒就把合作医疗费用完了,就再也不敢得病了”。


我们剪了五分钟的片子,想在国家某公益机构的小型会议上播放。负责人说:不行。这是政治问题。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村里我的一个大伯在省城医院做手术。一年后、两年后,省医院都给家里去信询问大伯,现在身体怎么样?疾病有没有反复?有没有新的疾病?


这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网络都这么发达了,我们的医院我们的医疗机构,还在做这样的寻访、回访的事情吗?

热门话题更多>>

旅游时尚内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