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时尚内页

对大疫之后的医事顾望之二:看向医院的目光

发布时间:2020-03-06 发布者:锡兰华文报/笑海拾山



金银花,用于医疗。医疗,能用于金银吗?(笑海拾山所发照片除标注出处之外,均为笑海拾山拍摄)


一片洁白悬一个红十字的地方,那是医疗的主场。我们把目光看向这里。


2018年,中国医疗总诊疗83.1亿人次。其中医院门诊35.8亿人次,25453万人次住院治疗。全国医疗总费用57998.1亿元的大部分支付于此。



医院,是健康与疾病的博击场,是医生和患者的互动区,同时也是耀眼的资金汇聚地。以亿计的人们汇聚在这里,它的任何风吹草动都会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1、住院


李先生,财政部驻某省财政监察专员办的官员,与我多年的朋友。前年秋天一次相见,李先生闷闷不乐。一问是他母亲去世了。我很吃惊:不是好好的吗?他说:是在医院很快的事儿。李妈妈是位老干部,80多岁了。因为感冒,李先生带她到省医院。恰巧遇见了医院院长。院长十分热心。最好的医生最好的诊疗先全身体检一遍,查出了高血压,还很高。李妈妈说:高血压都高了十多年了,没事儿!医生惶恐:“随时都有危险,得赶紧治了!”那就听医生的,尊嘱住院,输液吃药,先把血压降下来。满打满算半个月吧,李妈妈肾功能衰竭。后来抢救无效。你可以想象得出李先生一家是何等的愤懑。李家晚辈们能不质问院方吗?院方也是浑身的委屈:我们是严格按照医疗规程治疗的呀!


还有一次,电视台纪委书记非要拉上我去找一家医院院长。怎么回事呢?老家在市里打工的亲戚住医院。亲戚穷啊,全是书记掏钱。可术后好长时间了,还不允许出院。书记急了:你的病人多的都挤在楼道里了,为什么不让出院,也好腾出个空间啊。院方说:需要留院观察啊。你非要让病人出院也行,后果自负。


这两件事情很是耐人寻味。在这两起纠葛中,有患者一方合理的不解,有院方无意中的过失,还有医生对规则的固守和对责任的偏执。不管怎样,矛盾就是这样一次次地累积起来了。


不少时候,人们指责或抱怨医院:过度医疗。说过度医疗难免以偏概全。说过度检查,过度手术,无度进口、使用药械药品等,并不为过。


2、“猛疗”


一位老大夫对我说,以前象心脑血管病放支架之类的方法,除了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施放的。而今成了家长便饭,而且用之汹猛。


也是的。在我们生活中,一个是安放血管支架,一个是放化疗,变得耳熟能详。三天不见,一见面就说我放了三个支架,进口的!就像说刚吃了一顿简餐。过去的女同事做过或正在做着放疗化疗治疗的,真能围成一大圈。几乎都是得了同样的妇女科的癌症。我吃惊之余便纳闷:是不是该建议有关部门做一个相关的流行病调查了?怎么这么多人得一样的病啊?邪门了。


3、病检


“有病早检查早治疗!”这是一句关于健康的,我们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在单位一年一体检、两体检,做为一种待遇而成为惯例。还不时的接到医院电话:换季了,应该来做一次体检了。


体检似乎应该是好事。但在北京接访,遇到了这样一件事:一位患者家属,上访医院为什么反复让病人做医疗检查?别的医院检查结果为什么不认可,还要重复做呢?中间无数次做检查,临了出院了,仍然全部检查一遍。这不是坑人吗?医院必须退钱!与上访人对谈的医政官员很有经验,直接回答他:出院体检是对病人和医院都负责呀。住院不容易,出院时把身体查的明明白白,不更好吗?


接访过后,一位上点岁数的官员也是有些不平的告诉我:医院能不反复查体吗?几百万、几千万元,进口了那么多体检设备,设了那么多体检科室,每个科室都要吃口饭,还要吃口好饭,不牵着病人一圈一圈的检查,可能吗?


4、设备


现在,在社会,人们越来越迷信机器。衡量一个医院水平高低的,就是看它是否具有进口的、高精尖的医疗检测设备。而它有哪个名医、治愈率怎样,似乎都没人提起。


我无法弄明白,一家医院上了多少体检项目,上了多少设备。人们视为常规的体检项目,可能就是做彩超、做CT和核磁共振了。就CT设备这一项,全国民用,目前进口配备了约计2万台。分别来自美国GE(26.9%)、欧洲西门子(20.3%)、飞利浦(9.9%)等。每台价格从500万元到1000多万元不等。许多辅助材料还需要源源不断的进口。进口费用总额在这里不予枉加合算。有人说中国某省的CT设备比美国全国医院的还多。而中国医学装备协会亮出的数据说,美国每百万人拥有CT量为32.2台,日本为92.6台,我国只有14.3台。而且中国的设备已经落后了。所以中国对CT设备的需求潜力还很大。


再一个常被使用的检查设备,是医用核磁共振(MRI)。目前我国民用进口约9000多台。每台以1000多万元计,又是一笔千亿元的蛋糕让患者去分享了。医装协说,这点设备远远满足不了患者的需求。


5、药品


关于药品。医院院长们说:虽然实施了“双票制”、政府统一采购、医院药品零差率销售,但药品的价格还是高了。这里边有很多因素。单说医用大输液这一项,就有许多原因。


为什么称它“大”输液?它的用量真的是太大了。


在中国老百姓现在的语境里,看病就是做CT,治病呢,就是“打吊瓶”。据东部一个1000万人口城市的原药监局长说,全市是每天输液用量在6万瓶左右。这个数据放在全国可能没有可比性。在全国,输液量爆炸性增长:2002年全国用量42.1亿瓶(袋),2008年是79.7亿瓶(袋),2011年达到100亿瓶(袋),到现在已是每年113亿瓶(袋)了。


大输液大致分为玻璃瓶装、装塑料瓶装、非PVC软袋装。我国三类用量占比4:4:2。今后的目标是3:4:3。从氯化钠大输液看,2005年前每瓶5毛到8毛。而后逐步用塑料瓶装和非PVC软装替换玻璃瓶装。塑料瓶装每瓶涨到了三两元之间,软袋装每袋六元左右。由于国产包装跟进,目前基药平台中标价,塑料瓶装在1.1到1.2元之间,非PVC软袋装降至4.5元到5元之间。还有双管、双阀、双层无菌等多种类型,比前所述还要贵1到2元。


大输液价格的提升主因在包装材料的变化上。以极其不起眼的瓶塞为例。2005年前采用国产的天然橡胶塞,每个单价一分五厘。2005年7月国家要求基础性输液全面更换为进口的丁基胶塞,每个单价1毛5分,长了10倍。一个小小的瓶塞让我们的医疗加付了十多亿的成本。丁基胶主要由埃克森美孚和拜耳公司生产。非PVC软袋包装,原来是美国军用,方便战争时携带。先是北京一家医院采用,后来在大众医疗市场推开了。这些软包装产品原来也是从国外进口。为了加强材料的国产化,我国斥资从美国、日本、瑞士等引进了20多条生产线。


6、指标


花出去的钱是肯定要挣回来的。院长们更是懂得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每年年初院长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科室下达收益指标。甲级医院年终总结:今年又有多少多少亿人民币进帐。满院尽是“黄金甲”,怎不让人心欢喜。只是好像“治愈率”这个词没在院长和医政人员的语系里。


7、规模


国家合理健康的医疗卫生结构应该是正金字塔形,医疗卫生的大头在基层,诊疗的重点也在基层。而在2018年,全国总诊疗83.1亿人次,其中乡镇和社区门诊收诊19.2亿人次,仅占23.1%。这种倒金字塔式的结构,这种初诊都往甲字号医院挤的现状,让医院重负不堪。


但是,甲字号医院,尤其是三甲医院却对医院扩张和复制乐此不疲。在本身迅速扩张的同时,以多种形式建设分院。相关地方的官员对此充满热情。总以为这样会提高地方医疗水平,扩大医疗资源,方便群众看病。

我对相熟的官员说:别高兴的太早!大医院越克隆,老百姓就越看不起病!我在分管民政工作时,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因病致贫。特别是农民。重病使家庭劳力成倍减少,而医疗费用除了医保,仍然是家庭一笔沉重的负担。


8、选择


话说回来,患者和百姓是应该有医疗选择权的。只是在医生摆出的种种可能面前无所适从。只能选择院方给出的方案。


我父亲生前被诊断为肠癌晚期。手术后,医院安排放疗化疗。我态度很明确:不同意父亲做放疗化疗。放化疗太痛苦了,不让父亲遭这份罪。半月后,我对父亲说,你在家里养的花没人会管,都快长没了。父亲一下子来了精神:不行,我得回家!父亲又生活了七年。若不是母亲去世,给他精神打击,他肯定不会那时候突然倒下。他病逝于脑溢血。


他生前我陪他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我:你这当晚辈儿的真不够孝顺,不给老人好好治!医生转瞬又说:亏你坚持不让老人放化疗。跟你爸同病同时住院的其他那几位,都做了化疗,几乎都在半年之内去世了……


做电视时,看所谓的“星”们唱歌。记不请哪些星哪些歌了。但有一句歌词却隐约想起:你的目光,柔软中带伤。是不是这个样子,记不准了。但这何尝不是大众对医院的心态:且爱且怨。

热门话题更多>>

旅游时尚内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