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大内容体系

中美博弈,华尔街"逆势而行"

发布时间:2020-09-11 发布者:锡兰华文报

发布时间:2020-09-10  发布者:亚时财经



《经济学人》杂志日前发表题为“华尔街在中国赢了吗?”的文章。文章指出,金融巨头们发现,如今的中国与以往已大不相同。多年来,美国政府始终呼吁中国对外国资本开放,而中国却“拖拖拉拉”。如今角色已经互换,特朗普希望全球的资本撤出中国,但中国却进一步打开大门。


 

(图源:unsplash.com)


中美金融关系将走向耦合


文章认为,与政治观察者的结论截然相反,在金融大鳄们看来,中美未来的趋势更像是耦合。仅在过去半年里,高盛(Goldman Sach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获得了各自在华证券合资公司的多数股权;汇丰(hsbc)获得了其中国人寿保险公司的完全控制权;花旗获得了托管牌照,可以为中国的机构投资者服务。在资产管理公司中,贝莱德(BlackRock)获准在中国销售自己的共同基金,而先锋(Vanguard)决定将其亚洲总部迁至上海。


 

资金流动更加凸显了这一趋势。过去一年,约有2000亿美元从海外进入中国资本市场。截至今年6月底,外国投资者对中国股票和债券的持有量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50%和28%。在外国资本眼里,中国在进一步放宽外国资本市场准入的同时,还拥有两样全球罕见的优势:GDP增长和正利率。

 

文章指出,中美金融关系将走向耦合。一方面,中国正在推行著名经济学家余永定提出的“链接战略”,即寻求与外国公司建立更多联系。自2019年底以来,政府已经取消了对资产管理公司、证券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的外资持股上限,还允许外国评级机构覆盖更多的中国企业。中国前央行行长周小川认为,如同来自国外的竞争帮助中国制造业成为世界一流,来自国外的竞争也可以提升金融业的水平。

 

另一方面,中国放宽监管也符合外国金融公司的利益。咨询公司奥纬咨询(Oliver Wyman)预计,零售客户的可投资财富将从2018年的约24万亿美元增长到2023年的41万亿美元。随着中国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外国企业在这些新近开放的行业可能会有更好的表现。虽然在体量上,没有一家全球银行能与拥有约1.57万家分行的中国工商银行(ICBC)争夺存款,但要想在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领域取得成功,经验比纯粹的份量更重要。亚洲证券业和金融市场协会(Asia Securities Industry and Financial Markets Association)主席马克•奥斯丁(Mark Austen)认为,在这些领域,外国公司感到自己具有优势。

 

机会与挑战并存的中国市场


中国市场的复杂性也意味着机会与挑战并存。例如,从贝莱德(BlackRock)获批成立基金管理公司的事件可以看出,中国的监管机构对中资实体的审批发生了变化,要求获批企业遵守《互联网安全法》。贝莱德将需要把客户数据存储在中国境内,而中国当局可能会要求获得这些数据,这会迫使贝莱德将中国和全球系统分开。

 

中国本土企业的竞争环境优势也不容小觑。中国的国有企业将把最有利可图的交易留给国内银行;中国政府正在策划合并,创建一个“航母”投资银行以击退外国资本。咨询公司Majtildig的创始人尚塔尔•格林德斯雷夫(Chantal Grinderslev)认为,想要在进入中国市场3年内实现盈利,简直是天方夜谭。如今,摩根大通正准备以10亿美元的价格,以高于公允价值50%的溢价,收购中国合作伙伴在其资产管理合资企业中的全部股份。如此高昂的代价证明了这家银行业巨头的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对中国何等重视。

 

中美两国的政治角力当然是不容忽视的影响因素,其甚至能左右金融企业的决策。特朗普政府已经阻止了联邦政府养老金投资中国股票的计划,并威胁要将中国公司从美国证券交易所摘牌,还制裁了部分香港和新疆的中国官员。但从总体上看,这三个举措都还比较温和。联邦政府被阻止的投资计划只占美国养老金资产的3%;中国已经提出一个妥协方案,延缓了退市的威胁,并且允许美国审计机构查阅中国公司的账簿;制裁对个人来说是痛苦的,但如果制裁点名的是整个银行,对中国的伤害将更大。

 

政治因素对金融部门的影响也不同于工业部门。工厂需要大量的固定投资和精心配置的供应链。相比之下,对债券或股票的投资更容易调整,只要投资者获准将资金撤出中国市场。即便有些企业已经在中国建立经纪公司或资产管理业务,这些投资与它们的全球足迹相比也微不足道。例如,瑞银控股的一家中国证券公司到2019年底持有人民币50亿元(合7.3亿美元)的资产,比中国任何一家外资证券公司都多,但仅占瑞银全球投行资产的0.2%。

 

中国市场的潜在风险


文章称,假如美国决定阻止中国进入美元支付体系,将立即破坏双方的金融耦合。中国近来正在研究对策。比如进一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以及推动本土支付网络成为SWIFT的替代品。SWIFT是一家总部位于比利时的通讯系统,是大多数跨境转账的基础。此前奥巴马政府曾通过向SWIFT施压,迫使其驱逐中国会员。

 

但这两种方法能起到的作用有限。受资本管制限制的人民币在全球金融市场中仍处于弱势地位,而那些有望迅速扭转局势的举措也未能获得足够的牵引力。

 

对美国而言,此举最大的限制是自身将遭受的损害。切断人民币与美元的联系,不仅会损害中国本土银行的利益,还会损害在全球出口中占十分之一以上的中国企业的利益。这将引发国际贸易的崩溃,严重破坏供应链,并极有可能加深全球衰退。美国政策制定者必须考虑这些后果。

 

原标题:Is Wall Street winning in China?

编译:陈元新


热门话题更多>>

8大内容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