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小黄车悲剧收场故事中,共享“单车”找到了更好的归宿

发布时间:2019-07-06 发布者:南亚发展网

2018年12月,来自北方的寒风还没有大肆刮到深圳的那个冬天,ofo的寒意却比往年都要彻骨。从2012年-2018年ofo小黄车的兴与衰,好像是一场“人生”路,没有漫漫,没有长流,只有轰轰烈烈;时代风口瞬息万变,共享单车的这股劲风风力已渐渐减弱。有人说ofo的滑落速度让人始料未及,活下来只能靠破产重组;有人说原本是一场套路式的造星游戏,戴威的偏执让喜剧成了悲剧;也有人说资本都是嗜血的,你看ofo又成了一个案例……


ofo小黄车现状


从ofo小黄车用户开始纷纷退押金至今,已过去大半年,不少用户的排队数字从八位数变到七位数,或者从七位数变到六位数。但一眼看过去,感觉退到押金仍然是遥遥无期,“究竟每天退多少人的押金?”、“什么时候才能退到自己的押金?”也成为身处排队大军中的小黄车用户关心的问题。本君在这里除了替还没有收到退押金的网友着急着急,还带来了小黄车的发展历程。


小黄车快速发展时期


2015年中旬,共享计划正式推出,并在北大获得了2000辆共享单车。


2016年初,ofo小黄车获得1000万元的投资。


2016年5月,ofo的总订单量超过了两百万,单日校园服务的次数超过了十万次。


同年6月份,ofo的总订单量成功突破五百万。


2016年中旬,ofo在共享单车中“横行霸道”的时候。

......


据艾瑞咨询研究数据显示,2017年Q2中国共享单车行业市场规模达到38.75亿元,环比增长313.5%,共享单车行业进入持续高速发展时期。


ofo小黄车悲剧收场故事中,共享“单车”找到了更好的归宿

ofo小黄车悲剧收场故事中,共享“单车”找到了更好的归宿!


小黄车逐渐衰败期


在ofo疯狂融资和发展的后半段,伴随的负面事件也逐渐显现:


2017年10月,小黄车在退押金时,用户糊里糊涂被套路办理了年卡;


2018年7月,央视新闻报道小黄车出现“异常扣费”情况;


2018年9月,自行车生产企业上海凤凰将ofo告上法庭,要求偿还欠款和违约损失。


2018年10月,小黄车的押金退款时间被延长,引发公众不满;


2018年12月,嘉里大通物流公司起诉ofo拖欠服务费。


目前小黄车身在何处?可能前段时间我们还可以在地铁口、街边、公园里看到横七竖八的单车,不过现在它们的身影大部分已经被移送城市远郊的共享单车“垃圾场”,等着被回收;不过有时走在马路上,看到黄色的物品被废置在路边,我们第一时间会觉得是不是小黄车,不知道这个可不可以给小黄车的没落带来一点抚慰。


ofo小黄车悲剧收场故事中,共享“单车”找到了更好的归宿

ofo小黄车悲剧收场故事中,共享“单车”找到了更好的归宿!


共享单车衰败原因


共享单车走出民众视线,背后的原因众说纷纭:


1.资金链断裂


资金是公司运营最重要的条件,在去年很多家共享单车出现融资难的现象,这也是造成悟空单车、酷奇单车倒闭的原因。


2.供大于求,市场饱和


运营方式杂乱 ,市场投放量呈饱和状态。共享单车层火爆一时,造成许多创业者都蜂拥而至,想要分一杯羹,面对饱和的市场环境,优胜劣汰是它的规则。


3.投入成本太高,许多车辆难以找回


由于共享单车想给客户带来更好的体验,前期的造价成本太高,有的甚至一辆车达到2000元,后期又有庞大的维护修理费,所以大量共享单车破损或者遗失难以找回。


4.单车市场使用监督不力,维修监管成本高


市民素质水平高低不一,单车常常出现缺头少臂、孤独离群的情况,维修监管成本又高,在产品使用前-使用中-使用后没有完善的监管体系。


ofo小黄车悲剧收场故事中,共享“单车”找到了更好的归宿

ofo小黄车悲剧收场故事中,共享“单车”找到了更好的归宿!


人口红利渐失的今天,国内制造业需要做的就是提高产能,精准目标市场,以需求为前提,以高利润生产为标准,维持资金链的平衡运转,同时也要将使用用户的监管纳入战略内。


据了解,ofo小黄车日均退款约3500人,等到ofo退完款还需要等近7年,数字可能还要继续增长,在微博上、朋友圈上嘲笑声、吐槽声、怒骂声不断。可在这场悲剧收场的故事中,你我他真的只是看客,没有受益者吗?那么,这些单车到底有没有更好的归宿


共享单车在缅甸得到了“新生”


一位叫迈克缅甸人给单车找到了最好的归宿。“少走路”运动在缅甸开启,迈克预计五年内送出10万辆脚踏车,这些在海外被废弃的单车,让缅甸贫困家庭的孩子圆了自己的单车梦。


33岁的他说:“当我看见孩子们走很多个小时的路去上学,我为他们感到难过。”


Thae Su Wai学校的学校校长Ni Ni Win说,“这里很多家长们都很穷。很多小孩连雨伞都没有,下雨时他们只用几片塑料遮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估计,大约55%的缅甸孩童生活在贫困中,而17岁的青少年中,有一半没有受过教育或者只受过很有限的教育。


迈克说,“如果我们能减少他们花在路上的时间,他们就能花更多的时间在学习上,获得更多知识,提高摆脱贫困的机会。”


ofo小黄车悲剧收场故事中,共享“单车”找到了更好的归宿

ofo小黄车悲剧收场故事中,共享“单车”找到了更好的归宿!


共享单车在缅甸的慈善之路


迈克说,仰光是“少走路”计划的第一站,接下来这项运动也会惠及曼德勒(Mandalay)和实皆县(Sagaing)的贫困孩童。


居住在距离学校2公里以外,年龄在13到16岁的学童,将会有机会有限获得捐赠。


迈克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脚踏车供过于求,把它们送去回收的成本更高,所以这些公司愿意把脚踏车卖给我。”


这只是一个开始,迈克希望他能将“少走路”运动持续下去,在五年内送出10万辆脚踏车。他说:“ 它们可能在新加坡一文不值,但对一个相对贫穷的国家来说,它们有其价值。”


ofo小黄车悲剧收场故事中,共享“单车”找到了更好的归宿

ofo小黄车悲剧收场故事中,共享“单车”找到了更好的归宿!


负债高达60多亿的ofo ,以及卖身的摩拜,倒下的悟空单车、小蓝单车、酷骑单车……共享经济,资本疯狂追逐的风口,却落得一地鸡毛。


城市道路两旁被空出的马路牙子可能还会有新的共享单车占领,或者是留给共享电动车这样的新物种。在这个不乏热闹的城市里,再多新奇事物的出现也不足为奇,但是它们的存活周期有多长?我们现在心里设下一个未知数。(来源:跨店)

热门话题更多>>

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