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文化内页

一个外媒记者的来信

发布时间:2020-03-23 发布者:南亚发展网


东斜西堵 抢占外媒高地  今天

1993年3月,当年两会上进行报道的外国记者们。(图片来源:新华社)


编辑注:来函者是一名曾经驻华的外国记者。信以中文写成,有编辑。或许你持有

不同的观点,但请相信参差不齐,乃是幸福的本源」。昨日无法推送,今天正式推送一次,欢迎评论。


我是一名外国人。我曾经担任外媒驻华记者,就职于某西方媒体的中国分社数年。我给素昧平生的你写下这封信,希望能同你谈谈,驻华外媒记者到底做什么。


众所周知,中国决定逐离三家美国报社的美籍驻华记者,以回应美国迫使约60名中国官媒驻美新闻工作人员离境的举动。受影响的美国媒体可以说是西方文明中最受推崇、最有影响力的一些新闻机构。读者遍布世界各地,包括多国的重要政客、企业家、知识分子和普通百姓。


因为不满这些媒体长期关注且报道中国的负面现象,有些人会认为这些报社乃至外媒都是反华的敌对势力。对这些人来说,外媒记者被逐离中国真是件值得欢喜的事。


做为一名长期关注中国新闻的外国记者,我是难过的。


外媒和中国


中国的崛起,一个新的超级强国的诞生。


这不仅加大了各国对中国的关注,同时,对一个强大且不甚透明的中国的猜测与怀疑也在加剧。中美关系处于峭壁的边缘,世界格局面临瓦解瞬间,在这样的历史时刻,对一些最资深的外国记者下逐客令,很难说是不是符合中国的自身需求。


任何一个国家想扩大自身在国际上的话语权均无可厚非。中国近年来强调讲好中国故事,推动官方媒体走向世界。但出于政治、历史与文化等原因,目前国际社会上最有影响力、最有公信力的媒体大部分还是在西方。


无论承认与否,外界对中国的认识绝大部分仍然受到西方媒体的影响。因为许多中国媒体的官方背景,可信度在中国之外大打折扣。西方主流媒体是西方世界了解中国的最重要的窗口,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也仍将是如此。


中国想必也深知这一点。所以自延安时代,有关方面就很在乎西方媒体对中国的报道内容,同驻华媒体交流。MZD与斯诺的对话,更被认为是一种良性互动。这样的交流给了中国提出对报道的异议、向世界阐明自己观点的机会。而外国记者也可以向中方解释外界对相关议题的意见和疑虑,促进世界和中国的交流。


而西方媒体中,驻华特派员是让外界了解中国的首要渠道之一。削减他们在中国实地采访报道的机会只会扩大外界对中国的误解与怀疑,削弱外媒对中国进行客观公平报道的能力,对各方都不是最优之选。


中文讲,互为表里。中国与外媒其实更应是探索一种互为表里的关系。需要找到的是共存的方式,而不是割席分坐。


为什么外媒一直抹黑中国?


 “为什么外媒一直抹黑中国?”


这个问题我在过去这些年里常常被问到。我想从几个角度来谈谈个人看法。


首先,从外国新闻媒体的运营层面。


我了解的驻华记者当中,大部分报道的出发点是追求客观事实的。但无可否认,各行各业都有臭鱼烂虾。有的工作不认真,得过且过,加上记者本身的肤浅认识与偏见,文章自然不客观。「反华」这种标签虽然我个人认为不至于,但他们的报道在中国产生这样的反应,我可以理解。


同时,西方国家新闻产业多是私企控制,在现在环境下面临极大的商业压力。多数外国媒体人手很少,在一些规模较小的机构,记者加中国助理的人数甚至不过两三人。这种小团队报道一个人口近十四亿、语言文化极为多元的庞大国家,其实勉为其难。他们工作量特别繁重,没有时间和能力来加深对中国的了解,也没太多机会做一些比较深入的采访报道。


再就是因为同样的商业压力,外国媒体有能力外派记者的媒体机构越来越少。在此背景下,要栽培一批有能力、素质高的外媒驻华记者可是难上加难。


目前西方媒体驻华分社工作的外籍记者群体当中,大部分可以说是新生代。他们大多数年轻好学有干劲,但客观来说也缺乏经验,对中国的理解相对较浅。随着老一批外籍记者近年来或退休或离开中国,剩下的一些次资深的中生代记者又被逐离,外媒驻华记者圈内的老幼交替几乎一夜间溃灭。


其次,外媒报道中国,需要照顾外国读者阅读新闻的习惯。


最受欢迎的西方报刊杂志,例如美国的《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英国的《金融时报》和《经济学人》等等,他们每刊里面发布的国际新闻稿一般只占有当天新闻总量的少数。


虽然是国际媒体,但是他们的读者首要关注的还是自己国家的重大新闻。读者就算关注国外新闻,也是因为想了解外界发生的事情如何影响到自己。这点同中国读者阅读国际新闻的原因和习惯,相信是差不多的。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般够在各大报刊国际新闻版面上占有大部分的栏目,但平均每天也差不多只能看到一两篇有关中国新闻的稿子。


我担任驻华记者时,当时的社长是一位资深中国通。他一再吩咐,你要记得我们的读者是谁。


一般来说这些西方主流媒体的读者对中国的认识较浅,看新闻的时间不多,更别说把注意力放在中国新闻上。读者的时间是宝贵的,每天翻看报纸,刷刷手机新闻移动平台也花不到几分钟,要让他们看完稿子就必须尽量把信息以简略准确且公平的方式呈现,尽可能捕捉到读者的注意力。


这种情况很难拿捏。我相信,外媒确实有时候在追求「文法简略」与「准确公平」这两者之间的平衡做的不理想,让读者感觉文章欠缺平衡性,带有抹黑中国的色彩。


但请允许我为我们西方媒体说一句辩护的话,在中国投资设立分社派驻记者,无非是媒体机构希望能够在新闻一线采访到最真实的声音,反映最客观准确的情况。


反而一些报道中国新闻方面做得不专业、最负有偏见甚至歧视的媒体机构,他们都没有在中国设立分社,跟中国社会几乎没有直接接触,甚至没有专注中国的记者。可说是犯了“严重脱离群众”的错误。


这些媒体报道中国新闻时一般会采用其他媒体发布的消息,断章取义,融进自己对中国的片面理解,编成符合他们政治观点的报道。例如福克斯新闻频道,这家可说是最响应特朗普总统的号召攻击中国抹黑中国的媒体机构,他们在中国境内就没有任何新闻工作人员。


再提一个例子。近期被指采用“辱华”标题的《华尔街日报》评论部门,他们和该报的新闻部门运作上是完全隔离,互不相干。但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评论部里一些不了解中国历史与社会舆情的编辑选用了带有歧视性的标题(大家应该都知道是什么,就不再重复),而新闻部的记者编辑不但无法制止,还得承受中方采取的制裁,损失三名驻华记者。


据报道,53名《华尔街日报》在华员工及“参与报道的其他同事”联名发邮件给该报高层,要求修改有关标题,并就该标题引发的负面影响道歉。这些职员就是因为对中国有深入的了解,才认识到标题存在的问题和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没有这些驻华记者的存在,其实也没有这封抗议信。让这些记者离开,其实恰恰是劣币驱逐良币,赶走了最了解中国情况的人,让西方媒体中更多不了解中国的声音。


第三,新闻价值观的差异。


新闻媒体的作用是什么。在一些国家和地区,新闻媒体的主要目的是辅助政府施政,不是扮演制衡作用。


西方社会对媒体的定位截然不同。西方新闻业界有个说法,“新闻是人家不想让你印发的消息,其他的都是宣传。”


西方媒体当中比较专业的新闻机构,通常会在新闻报道中阐明当事各方立场观点,对事情的正负面都进行客观的叙述与讲解,记者采访时尽量征求各方意见,让他们有公平机会就有关问题或事物表态,回应对方的指责。


换句话说,文章如果都只提正面的,那不是新闻,而是宣传。很多读者也认得清这一点,看到某家媒体或某位记者长期进行片面报道的话,他们不会买单的。


西方媒体为什么那么喜欢报道负面现象呢?这听起来也许有点扮清高,但确实有许多记者是希望自己的稿子能够引起正面效应,推动社会进步。


其实中国媒体在某个意义上也扮演这种角色,只是他们仅仅代表了某一方面对社会进步的愿景。而在西方社会,这个过程一般是以多方利益公开对立辩证的过程产生。


这是一般西方记者对新闻工作的认知。我不敢要求中国朋友接受或认可西方的新闻价值观,但至少希望大家能够了解我们从事新闻工作的出发点。


外媒记者能够在中国境内采访报道,可以更好地请各方人士参与辩证,对增进外国人对中国社会的了解可说是至关重要。就像中方新闻发言人经常说的,百闻不如一见,我们真的很希望能够亲自见识实地情况。


一次,我为了写一篇有关农民工的文章,到中国某欠发达地区进行实地采访。刚到不久就被地方官员叫去谈话。可以理解,他们之前与外媒记者几乎没有过接触,对我戒心很高,甚至怀疑我不是真的只为了采访农民工而来。


可是经过两三天的接触,他们在观察我工作过程中,了解到我关注农民工问题的出发点,甚至变得很乐意为我提供一些相关讯息资料,介绍他们推动当地经济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经验和挑战。我也从他们身上了解到基层干部在工作中所面对的各种压力与困难,让我写出一篇更有深度,更客观的报道。


外媒的视角


无可否认,外籍记者一般会从外国视角分析中国事务,选题和撰稿过程都以自身国家和社会环境做为背景考量。这也许在所难免,毕竟我们在不同的历史文化背景中成长,世界观与中国人有一定的差异。


但我相信如果可以有更多的机会让驻华媒体记者了解不同的情况,由文化差异引起的误解是可以减少的。


当然从外媒记者角度看,外媒记者确实必须尽量走出自己的文化背景,了解中国情况学习当地文化,选题撰稿时要有一定的感情移入,花心思去学习研究其关注的事项,加深对中国社会问题的了解。


我自己分析事物时,通常都会遵循一句汉隆剃刀(Hanlon’s razor)的哲学格言:“能解释为愚蠢的,就不要解释为恶意。


也就是说,当我观察到一些不寻常或不合理,甚至不公道的现象时,我不会从意识形态的角度出发,直接把问题归咎于某种体制的所谓恶性。因为很多时候,政府是带着无知的愚蠢解决问题。


很希望中国的朋友们不要把外媒都当做有恶之徒。


我们大部分的驻华记者都对中国充满热忱,不然也不会远赴重洋来到中国生活工作。我们很多都是实事求是的新闻人,文章里面提及负面现象不是为了抹黑,而是追求客观报道。


在互联网时代,很多时候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会活在一个编织好的世界里。如何走出这个世界,需要我们所有人的努力。


当你认为外媒都是负面报道的时候,也请大家仔细想一想:最近自己看到了多少篇外媒报道?里面多少篇是原始的英文报道?又有多少篇是编译过的?而与此同时,又看到了多少外媒报道是批评美国或其他国家政府的?


中国人曾经说过:“小问题没人提醒,大问题无人批评,以致酿成大错,正所谓「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啊!”


就算不是忠言,逆耳之声其实也有助于自身修养。「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


我把这些年在中国做外国记者的感受整理给你,不求你接受但盼你理解。我们生活在一个混乱的时代,唯愿这夜有尽头。

热门话题更多>>

社会文化列表